栏目导航
雨润集团打架事件现在的进展情况
时间:2019-09-07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我也做过雨润的活。总体来说那个公司就是个皮包公司,通过养猪来骗取政府补贴然后拿着钱去投资房地产,盖的房子又垃圾没人买,然后各种欠钱。死在上面的小包工头不计其数。一百十五万的活干了两年还帮你给各种罚款和扣钱弄到八十多万。就八十多万还欠了二十几万不给。完全不按合同来。去劳动局都没用,感觉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公司。真不知道他们的食品会不会也是死猪产的。哎。一个清包工的活居然能让我亏四十万真是服了。给跪了。现在连老板都进去了,真是大快人心

  说句公道话,我以前是雨润的员工,雨润在劳务款上从来都没有拖欠过民工工资,雨润是家福利单位,是那些劳务分包把雨润坑坏了,是他们捏造各种签证这个要赔偿那个要赔偿的,光索赔就把雨润建设集团搞垮了。雨润工程款去哪里了,都去了劳务分包老板手里了,总的来说雨润是不错的老板对我们更不错,可惜牵扯上一些***问题,如果不是因为公司内部原因,说什么我也不能离开

  展开全部二月十日有一名在雨润集团门前讨薪闹事的农民受伤。人们迅速把矛头指向雨润集团,开奖直播,愤怒的指责,恶毒的谩骂和无耻的谣言在网络弥漫。

  雨润集团并不差农民工兄弟的钱。雨润的工程是给中建三局做的,并且工程款已经足额给了中建三局。农民工没有拿到足额的钱,可能是中建三局没有付清包工头的工资。或者是包工头的工资领到了,没有足额付给农民工。也有可能包工头之下还有包工头……,总之农民工兄弟工资没有领全。既然雨润已经付清工程款,那么一定有人把应该付给农民工的工资挪用了。这些人把农民工兄弟的工资用到别处,年底无法和农民工兄弟交代,就别有用心的领着农民工兄弟来“讨薪”。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,冤有头债有主,这些人明明知道不应该到雨润讨薪——因为雨润和他们没有合同关系也就不存在债务关系;这些人明明知道到雨润要不到钱——因为雨润足额付清工程款,为什么还要领着农民工兄弟来“讨薪”呢。是不是有些人用到雨润“讨薪”来掩盖自己挪用农民工兄弟工资的事实,甚至用到雨润“讨薪”欺瞒农民工兄弟,从而达到不付农民工兄弟工资的目的呢。

  冤有头债有主,雨润不差农民工兄弟的钱,当然也不会付钱给农民工兄弟。并且农民工兄弟第一次来封堵大门时,雨润集团就和他们的领头的讲清楚了。但农民工兄弟一意孤行——要封堵大门。雨润集团随即报案,当地公安也是这个意思,雨润不差农民工兄弟的钱,农民工兄弟如果暴力封堵大门,公安要处理农民工兄弟。当时是十几个精壮的农民,他们走了。二月六日,农民工兄弟又来要钱。雨润和他们协调未果,随即报警。但这次他们用大客车拖来的,主要是几十位年老体弱的老年人和泼辣的农村妇女——公安也拿他们没有办法。几个精壮的男子在后面指手画脚——明显他们是在指挥封堵行动。这些人把雨润大门封堵了两天(上班时间)。在这两天,不仅雨润的车辆不能正常进出大门,连员工步行出入大门,也会收到他们的阻挠。还数次企图冲进雨润集团,都被雨润的人墙挡住了。许多充当人墙的保安,被谩骂,推搡或殴打。九号(出事前一天),来的人都是精壮的农村汉子,干的事也不仅仅是封堵大门。他们手舞木棍企图冲进雨润集团,雨润的保安用人墙阻止。许多保安被他们谩骂,推搡,殴打……十号,他们用大客车运来大几十号人,看来他们想大干一场。同时雨润人心中的怒火也已沸腾。雨润这些保安或者是老乡,或者是亲戚,或者是兄弟,看见自己的亲人被人欺负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,谁又能不生气。总之二月十日,发生大规模的冲突,当时的场面完全失控。农民工人数具有绝对优势,很多雨润保安被殴打。一个农民工兄弟受伤而且可能比较重。

  从一开始农民工来封门,雨润就报案的。当地派出所在调解中明确指出,农民工的合同是和其他公司签的,和雨润没有合同关系,也不存在债务关系。暴力封门派出所要处理农民工。但后来来了太多的农民工,一些年老体弱的老年人夹杂其间,派出所无法处理。雨润许多人曾经无数次报警,要求派出所保护雨润的合法权益。派出所也来了很多次,但每次派出所人来,总有一些年老体弱者和泼辣的农村妇女阻扰。

  我也很同情这些农民工兄弟的遭遇,但这些农民工兄弟在不问青红皂白的封堵大门和殴打别人时,也是很疯狂很可怕的。我相信那些指责雨润,谩骂雨润,甚至诅咒雨润的人,绝大多数都是些善良的人,有正义感的人。但真正应该受到谴责甚至法律严惩的,应该是那些明明知道不应该到雨润来“讨薪” (因为雨润和他们没有合同关系,也就不存在债务关系),还组织农民工来暴力讨薪的人;应该是那些明明知道到雨润不可能要到钱(因为雨润已经付清了工程款,不可能再付款),还组织农民工来封堵大门殴打雨润人员的人。